2017快男归来:集齐李健、罗志祥等男神,能否召唤下一个“全民偶像”?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05-18 09:08

  5月份的长沙有些闷热,天高中悬挂着的烈日似乎要将人晒伤。成千上万的粉丝在长沙民政校园内拥挤的簇拥着,灯光、条幅、呐喊声充斥着整个比赛场区,大赛的紧张氛围呼之欲出...“向前跑,迎着冷眼和嘲笑”,伴随着热情洋溢的歌声,300位身着白色上衣淡蓝牛仔裤的快男们纷纷出场,2017年《快乐男声》300强集结发布会正式拉开帷幕......

  这档陪伴观众走过10年的超级IP节目,也在今年做出了重大型“变革”。不论是“随我“的口号还是邀请黄子韬做代言,以及联合优酷主打的”这世界很酷“的品牌主张,都诠释着今年《快乐男声》的定位——将致力于打造一个占领95后认知的潮牌。 

  在互联网时代迅速发展之下,音乐类综艺节目往往最能打造出“明日之星”。张杰、陈楚生、陈翔、魏晨等众多从快男走出的男明星们,堪称娱乐圈的“鲜肉批发市场”。而变身超级网综的《快乐男声》,不仅在节目的 “社会属性”方面加大步伐,打出“去评委化”的全新赛制,更联手优酷视频布局上游内容制作领域,力求占据市场更多主动权。

  当音乐选秀类节目倍出,互联网造星模式不断被人搬上台面加以评论时,时隔4年再次出发的《快乐男声》也面临了外界不少的质疑。快男还能跑的动吗?继华晨宇之后,快男能否打造出下一个“全民偶像”?

  超级网综养成记:

  95后做主力、最强气势结合

  十年磨一剑,《快乐男声》历经十年,这个曾经走出过张杰、华晨宇、陈楚生等当红明星的音乐节目,是所有年轻人“想唱就唱‘的追梦舞台。而今,《快乐男声》以网综的身份再次回归观众面前。地面唱区集结十大地面台,覆盖超6亿人,经历5个月的选拔,产生出全国300强。 

  首次集结的快男300强也着实令媒体和网友惊了一把,从现场后援团pk的热烈氛围可以看出,300强“快男”中已经不乏人气选手。一心摘掉“星二代”光环的林禹、因模仿薛之谦走红的王伯焱、知名网红韩毅等快男选手都在网络上拥有百万粉丝,人气度可见一斑。

  根据官方发布的大数据来看,今年快男选手在年龄上极为“新鲜”,90后不算最年轻,95后小鲜肉正当时,95后报名参赛比例高达35%。网友表示,就连1992年出生的都只能算“中年选手”。

  很显然,《快乐男生》在今年选秀节目中,与《夏日甜心》、《国民美少女》等其他选秀节目的定位如出一撤,即主打年轻化。在明确受众为主要95后时,节目组对选秀的要求也随之更高。由于观众偏爱的音乐内容不同、喜欢的偶像明星也有所不同,如何注入多样的元素便成为了节目至关重要的一环。

  在选秀的舞台上,观众曾看见过李宇春的中性风、曾轶可的可爱萌、圈九的二次元,以及“后男色时代”的小鲜肉风,今年可能还会有什么其他元素变得尤为重要。

  对此,导演陈刚在发布会现场所言:《快乐男声》300强的每位成员资料我都看过,他们有的是音乐学霸,有的是不愿被枷锁束缚的练习生,他们都有自己的独立标签,但“随我”态度是共同特征,。

  对于一档音乐综艺节目而言,音乐的多元化与风格的多样化才是最大看点。之前播出的《歌手》、《中国好声音》等音乐节目都在此方面作出了些突破。此次,主打95后的《快乐男声》势必也需要在节目质量、选秀娱乐上做到一个平衡。而往年的音乐节目,往往都会伴随着评委把控选手,今年的《快乐男声》在去评委化的玩法中,又会玩出哪些不一样的火花呢?

  选秀方法论:

  音乐召唤师+挑食少女团

  近几年,国内音乐选秀节目空前爆火。《歌手》、《中国好声音》、《蒙面歌王》、《跨界歌王》等音乐节目倍出。

  从第一届“超女”、“快男”评委决定选手去留的传统模式,到“好声音”导师与学员的创新型关系、盲选与反选的创新形态,节目模式和表现形态都在不断创新,“选秀之星”也在不断上涨,这些尤为突出的“变化”都在暗示着音乐选秀的飞速成长。但有一点始终未变,专业音乐人与素人的评、选对立关系,以及选秀的基本逻辑,并未随着节目模式的更迭而发生质的变化。 

  而这一届的《快乐男声》似乎抓住了音乐选秀节目的“痛点”。在选秀赛制上,节目组打破以往传统电视节目选秀的常规,将决定权转交给代表市场口味的“挑食少女团”,放弃以往常规选秀节目的“评委”决定权。

  李健、陈粒、罗志祥三位导师组建的“音乐召唤师”在节目中只有点评功能,并未掌握选手的“生杀大权”。三位导师在选择选手的同时也将面临着被选手“反选”,并且要在60秒内迅速专业地评判选手的表现还要与选手组队比赛。 

  在300强集结发布会上,新阶段赛制也全面出炉:

  300强后将首先进入残酷的300进30的晋级赛,在“音乐召唤师”面前清唱展示,只有1/10的选手可进入棚唱环节;而后30强将与三位“音乐召唤师”分别组队,在他们的率领下展开团战;3支团队进入15进7的争夺,一支团队将全员淘汰,召唤师也将跟随本队“快男”一起离开舞台;踢馆赛阶段,所有选手可通过召唤师和网络投票获得踢馆资格,将有7人重新回到舞台踢馆;最终产生的7强角逐“快男”总冠军。

  此次《快乐男声》重力推出的“音乐召唤师”、“挑食少女团”这种去评委化的玩法,可谓是走在了选秀潮流的前端。国内选秀节目虽有杨幂担任“推星官”的《明日之子》、“总教头”替代评委的《蜜蜂少女队》以及较早使用“掌门人”的《燃烧吧少年》,但作为一档音乐选秀节目,这种去评委化的模式还是首次呈现在观众面前。

  从这些选秀方式也可看出,明星帮助选手、陪伴选手成长的选秀方式正在成为一种新型发展趋势。但如果一味的顺应民意,让选手的个性与明星太过相似,反而会失去一些“真”味。 

  互联网选秀虚假繁荣之下,

  《快男》能否打造出下一个“全民偶像”?

  提起“全民偶像”,观众脑海里最先蹦出的与之相关节目——《超级女声》,2005届的超女可谓迄今为止最成功的选秀类节目。节目播出当时不仅造成了万人空巷的收视盛况,从节目中走出的李宇春、周笔畅、张靓颖等人也成为当今乐坛中流砥柱。一直到2007年,《超女》、《快男》这一批原创选秀品牌热度不减,持续为娱乐圈输送着大批优质偶像。

  但选秀节目与其他综艺节目命运相似,都存在着“火不过三年”的魔咒。近两年,选秀节目虽有《hello,女神》、《明日之子》、《燃烧吧少男》等新型节目,却都未能复制当年《快男》、《超女》的选秀辉煌。其原因在于选秀类节目本身的目的出现偏离,绝大多数互联网节目只注重节目效果,为了娱乐大众而选秀,而不是为了造星而选秀。 

  基于这种“虚假繁荣”的空前盛行,2017年《快乐男声》不仅在导师权利中心化的基础上,逐渐“去导师化”,更在节目的宣发模式上,采取重要手段。

  芒果tv首次联合大优酷,开启“鲜肉团”模式,为节目助力。节目将融入时下最火爆的直播形式,鼓励年轻人随时随地参与节目。从上游的赛事选手输送,到超级网综的呈现和粉丝互动玩法再到歌曲衍生孵化的全链条,都将以新的方式呈现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2017年的《快乐男声》在电视选秀的常规之路上,走出了属于自己的“随性”风格。无论是作为一档音乐节目,还是真人选秀,在外在形式和核心理念上较之于前几季有着明显的突破。至于能不能诞生出下一个类似华晨宇的“全民偶像“还需看节目后期的发力效果如何。

  (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) 

  应聘简历发送邮件:yldjs001@126.com 

  投稿、商务合作、加群可扫我 

  微信号:yldjskf 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